盛世收藏 官网-专注当代艺术 甄选传世珍品 盛世收藏三真服务理念

朱曜奎

中国当代著名艺术家

中国杰出美术教育家

中国“大美术”倡导者和践行者

中国少数民族美术教育的奠基者

中国民办艺术设计教育的开拓者

新中国“泼漆画法”的开创者

新中国现代壁画开拓者之一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

北京人文大学艺术学院院长

美国英特大学艺术设计博士生导师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江苏壁画家协会顾问

福建南洋学院名誉院长

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会员

中国金币总公司金色文化顾问

北京建设大学艺术设计学院院长

中西文化交流协会(美国)常务理事

国际艺术设计师理事会理事及中国代表


大师简介

        1932 年出生于江苏省苏州市。其父朱士杰为我国早期美术教育家,中国第一代油画家之一。朱曜奎 1948 年在苏州美术专科学校学习油画,师从颜文樑、刘海粟等大师,1952 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

        他不但绘画根基扎实,而且艺术兴趣广博。擅长油画、漆画、壁画以及公共艺术。曾钻研中外艺术遗产,探求艺术规律。在油画创作方面,他勤于探索,勇于创新,以独特的中国山水油画著称 , 其作品遍布全国多个博物馆、机场、纪念馆等公共场所。曾参与拓创中国现代壁画艺术、漆画艺术、以及公共艺术。其作品在日本、美国、韩国、香港、马来西亚等地区展览并受到好评,在台北展出时作品全部被收藏家收藏。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中央民族事务委员授意朱曜奎先生创建中央民族学院“文艺系”,即现在的中央民族大学美术学院、音乐学院和舞蹈学院的前身 。为了熟悉和了解少数民族实际情况,及办学的适应性,他走遍全国各民族地区,根据当时实际情况,培养了不少少数民族的艺术大学生。自己也真正熟悉了中华大地,理解了中国为什么把风景画称之为山水画,使自己走上了山水油画的创作道路。

        六十年代中到七十年代初,文化大革命后期,由于国家发展需要加强出口特种工艺美术,朱曜奎六十年代中期被调到第二轻工业部,首创中国工艺美术学会及管理部署全国工艺美术院校的教学业务,又进行了对特种工艺美术的考察和研究。李先念副主席授意,由轻工业部委派朱曜奎先生提前恢复“中央工艺美院”,发展和倡导“大美术”,掀起壁画潮,发展漆画、纤维艺术、公共艺术及教育,曾获教委颁发的教育成果一等奖。

        为了推动中国艺术设计的教育,1992 年朱曜奎先生退休后自筹资金首创“艺术设计学院”,为国家培养 2000 多名社会急需的艺术设计学生。朱曜奎先生还被聘为美国英特大学艺术设计博士、硕士研究生导师、江苏壁画家协会顾问、中国金币总公司金色文化顾问、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老教授协会文艺专业委员会会员、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会员、北京民间艺术学会会员、中西文化交流协会(美国)

        常务理事、北京建设大学艺术设计学院院长、北京人文大学艺术学院院长、福建南洋学院名誉院长、国际艺术设计师理事会理事及中国代表。


家学传奇,美术先驱朱士杰之子


        作为中国近代美术的先行者,朱士杰与当时许多画家一样,对油画表现出极大的热情和抱负,他接纳油画,深入探究其丰富的文化内涵,通过言传身教,使中国的西画学子大开眼界,启迪心智,多了一份对艺术形式的敏感和对艺术语言的探索。在数十年的辛勤教学中,朱士杰为国家培养出大批美术人才,对我国教育事业的贡献可谓卓越。他培养出新中国一批著名的画家,如董希文、李宗津、杨之光、莫朴、赵宗藻、冯一鸣、罗尔纯、杨淑卿、王克庆、卢沉、徐永祥、朱颖人、舒传熹、吴劳、张世简、周正、蔡诚秀、于长弓、俞云阶、陆国英等。

师承巨擘,新中国第一代艺术家

image.png

        中国现代美术教育的“四大奠基人” 徐悲鸿 刘海粟 林风眠 颜文樑中国现代美术的发轫,可以归纳为四个人,即徐悲鸿、刘海粟、林风眠、颜文樑,他们既是中国较早一批远渡重洋寻找中国绘画的先驱,同时也是中国早期西方美术领域的启蒙教育家 , 他们作为一个轴心,决定了中国近现代西画历史的走向。庞薰琹在他的回忆录《就是这样走过来》中这样写道:“南京中央大学师范学院艺术系系主任是徐悲鸿,杭州国立艺专的校长是林风眠,上海美专的校长是刘海粟,苏州美专的校长是颜文樑,这几个校长是十二级台风都刮不动的。”


生平经历

1932 年 出生于江苏省苏州市,父亲朱士杰系中国第一代油画家。

1948 年 苏州美专附中毕业考入苏州美专西画专业习油画,师从朱士杰、颜文樑、黄觉寺,又受刘海粟艺术思想指导。

1952 年 苏州美专、上海美专、山东大学艺术系合并成立南京艺术学院。随院系调整调入南艺。

   出版连环画《战争与和平》《我们夫妇之间》共三册由三联书店出版。

1953 年 毕业于南京艺术院美术系。毕业分配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担任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编辑部美术编辑。

1954 年 两套挂图《工厂卫生挂图》、《有趣玩具》编绘。以及《人体医用解剖》的绘制出版。

1957 年 调中央民族学院创建原中央民族学院艺术系,任美术专业主任。(现为中央民族美术学院、音乐学院、舞蹈学院)。

1958 年 在武汉举办《朱曜奎素描速写展》

1959 年 编辑《土家族花被图案集》并由湖北人民出版社出版。赴海南岛考察写生,赴十万大山徭族地区写生。

1960 年 与李平凡合作编《人物画选编》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

1964 年 赴四川甘孜,西藏地区考察写生。十月举办《赴西藏写生画展》。

1965 年 赴广西三江地区参加“四清”,任广西“四清”文艺工作团副团长。

1966 年 调轻工业部负责筹建“中国工艺美术学会”,编绘中国少数民族资料十二册。

1968 年 主持负责设计第二十六届广州交易会工艺美术展馆,并向周恩来总理作汇报。

1970 年 下放江西在安源博物馆创作《毛主席与安源工人》 等历史题材油画并出版。

1972 年 在江西省地区创作多幅历史题材油画作品收藏于博物馆。创作长篇连环画《血染的皮带》并由江西出版社出版。

1973 年 由轻工业部谢鑫鹤部长委托,两次起草上报中央批准恢复“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并筹建“特艺系”(后改为“装饰

艺术系”)

1975 年 调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任教,任教研室主任。

1976 年 为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与外国友人绘制《马、恩、列、斯》领袖标准像,现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

   创作大型油画《长城》由北京卫戍区总院收藏。

1977 年 与吴冠中先生带学生去云南西双版纳写生。

1978 年 创作漆画《西双版纳新貌》、《江南春》等五幅于江苏扬州,并在外文杂志上发表。

1979 年 编著《素描与速写》速写部分(素描部分由权正环先生负责)。

   参加首都机场壁画群创作,完成大型漆壁画《长城》并藏于首都机场宾馆。

1980 年 创作油画《辽沈战役》、《杨子荣烈士》历史画,藏于东北烈士纪念馆。

   7 月和李化吉教授、权正环教授在哈尔滨举办三人画展。

1981 年 创作漆画《版纳夕阳》,现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

   《柴达木手记》一书全部插画、封面,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编辑《女裙一百款》由纺织工业出版社出版。

   创作漆画《华夏之音》于燕京饭店。

   创作漆壁画《榕荫深处》于广西桂林榕城饭店,图稿在各刊物及中学美术教材发表。

1982 年 为海军司令部绘制一百幅内部军事挂图。

1984 年 《榕荫深处》壁画入选第六届全国美术展览。后又入选全国中学美术课本教材。

   创作壁画《天鹅竞翔》于哈尔滨天鹅饭店。

1985 年 创作大型漆壁画《郑和云海》于郑和纪念馆。

   在《装饰》期刊第四期发表《树脂漆画的艺术实践》。完成大型座标雕塑《母与子》于北京龙潭湖游乐场。

1987 年 赴香港举办《中国现代壁挂艺术展》展出壁挂作品三幅。

   被聘为江苏省壁画研究会顾问。

1988 年 首次为广播电影电视部培养 42 名动画人才,其中两名学员获得动画设计大奖。

   漆画《北国金秋》、《浪花》入选七届全国美术大展。

   为河北省邯郸峰峰市设计市标,并由当年建成。

   为石家庄火车站创作大型陶瓷壁画《北国风光》。

   为江苏南通港完成壁画《渔歌》。

1989 年 《渔歌》壁画入选七届全国美术大展。

   漆画《栋梁》在南韩展出。

编著《羊的装饰艺术》、《世界面具艺术》两书由文联出版社出版

   《朱曜奎漆画展》在珠海市展出。

   获得北京市普通高校优秀教学成果奖。

1990年 10月24日在北京艺术博物馆举办《朱曜奎漆画展》,共展出漆画75幅,漆画《瀑布》由北京艺术博物馆收藏。

   作品《渔歌》漆屏风赴新加坡展出。

   同年获台北“拔萃艺术家奖”。

   同年四幅油画赴台北展出,被台湾藏家收藏。

1991 年 漆画《白桦林》在日本展出,被日本选为优秀作品以明信片在日本出版。

   漆宝烧新工艺《船》、《渔歌》参加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赴香港展出。

   被聘为美国《中西文化艺术交流协会》常务理事。

   10 月漆画《竹林初雪》、《阳光》、《秋荷》在《当代》杂志刊出。

   11 月漆屏风《朝与暮》、漆画《沙海驼铃》在新加坡展出。

   12 月漆画《假山石》、《晨》在香港展出。

1992 年 《装饰》期刊第二期发表《顺应漆性 驾应漆情 》一文及漆画《雨后》一幅

   7月《新华文摘》期刊封底转载《雨后》并改名为《荷》。

   6 月 21 日《科技日报》彩版发表漆画《涛声》并撰写“评介朱曜奎漆画艺术”。

1993 年 为全国老教授协会文艺专业委员会吸收为会员。

   3 月自费创建民办北京建设大学美术设计教学部,任该部主任后为艺术设计院院长。

   8月油画《泉》漆画《阳光》等四幅赴美国展出。

   为《美术》杂志社筹建,美术设计专业函授部,并和工艺美院著名教授共编教材八种,自编两种。

1994 年 为四通集团公司创作漆屏风《国色幽香》送日本。

   为山西并州饭店设计西餐厅。

   为北京国际饭店设计宾馆装饰画二十余幅。

   为湖北神农架地区创作大壁画《美丽的神农架》。

   参加中韩漆画展并展出作品两幅。

1996 年 与著名油画家美籍华人丁绍光、袁运甫、杜大恺研究艺术的创新与创作。

   在中国美术馆举办《北京建设大学美术设计教学部教学成果展》,展出三百幅优秀毕业作品。

   为广西大厦设计壁画一幅。

1997 年 研创自成一派的泼漆画法。编著《现代漆画技法》由陕西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

   参加艺术博览会并展出作品十幅。参加老教授协会美术展览并展出作品。

1998 年 聘为北京市教育委员会学历文凭考试学校国家考试大纲,工艺美术类七种教学大纲编写的组长及编审。

   赴台湾文化交流参观访问台湾师范大学美术系。

   在台北举办《朱士杰朱曜奎父子油画联展》。台北三种杂志发表作品及展出报道。

1999 年 赴四川九寨沟写生。

2000 年 人民日报刊登《朱曜奎教授——艺术设计教育的拓荒者的文章》

   完成油画《夏日》、《夕阳下的长江》、《高原的晚霞》。

2001 年 《中国青年报》刊登文章:《朱曜奎谱写中国艺术设计教育新篇章》。

2002 年 7 月创作完成油画《瀑布》。

   9 月创作完成油画 《激流》。

   10 月创作完成油画《深秋》。

2003 年 创作完成油画《春天即将来临》、创作完成油画《京郊小景》。

2004 年 创作完成油画《江南之春》。

   创作完成油画《除夕之夜》。

2005 年 《山林的早晨》、《万里长城》两幅油画被台湾藏家收藏。

   2 月创作完成油画《太行山》、《海边》。

   3 月创作完成油画《初春 2》。

   6 月完成油画《静穆的湖》。

   9 月完成油画《草原之春》。

10 月完成油画《暴风雨到来之前》。

2006 年 参加苏州美术馆建馆八十周年庆典并讲话。

   艺术中国特邀网上直播《中国访谈世界对话》。

   6 月创作完成油画《栋梁之材》 。

   7 月完成油画《长城》。

   8 月完成油画《山泉》。

   9 月完成油画《峡江之晨》。

   10 月完成油画《浅滩湾》。

   11 月完成油画《长白山》。

被聘为福建南洋艺术学院名誉院长。

2007 年 《自然山水秀》朱曜奎油画艺术展在廊坊展出袁运甫先生参加。

   创作完成油画《千年古树》、《秋韵》、《晨光》。

2008 年 为四川省汶川大地震捐囎油画《晨光》、《林中小溪》两幅作品。

2009 年 苏州美术馆参加“艺浪”苏州美专建校 90 周年校友师生展。携博士生赴马来西亚进行艺术学术访问。

2010 年 由清华大学美术馆举办《朱曜奎从艺从教 60 年回顾展》,钱绍武、邵大箴、袁运甫等参加。

   清华大学美术馆收藏油画《曙光》。

   为“文化凝聚力量祈福 2010" 捐赠作品《瀑布》。

2011 年 “爱与未来北京慈善之夜”将拍卖作品《大河之源》30 万元,《长江三峡》10 万元捐出。

   北京大千画廊美术馆举办《朱曜奎山水油画展》并收藏油画《密林中的小路》。

   参加中国国际钱币博览会,展出作品钱币的油画《黄河》、《长城》。

2012 年 参加苏州美术馆校友十人展在新美术馆举办,其中《高山流水》被苏州美术馆收藏。

2013 年 油画《礁石与浪花》、《阳春三月》被马来西亚华人收藏。

2014 年 7 月《山水颂》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朱曜奎油画展。

   《空古泉声》《古长城》等六幅油画作品被在新加坡华人收藏。

2015 年 1 月由中山尚雅艺术馆艺术沙龙举办“清华美院教授朱曜奎油画品鉴并收藏”。

   4月“心灵的风景”朱曜奎大师作品全国巡展第一站上海。

   4月“跨界之美”朱曜奎油画作品赏析。

   成为《艺传天下》首期访谈人物“朱曜奎之家国情深”。

   参加中国人民抗战胜利七十周年金融历史货币展并讲话。

   受湖南省娄底市文体总局邀请参加文化博览会并有作品被娄底美术馆收藏。

2016 年 参加中国美协举办的中国漆画文献展并全国巡展。(南京、宁波、厦门、南昌、武汉、太原、重庆。)

2017 年 受邀参加意大利佛罗伦萨艺术双年展,并获得特殊艺术成就奖。

2018 年 9 月参加刘海粟师生展。

   10 月参加苏州艺术专业学校朱曜奎、颜文樑的孙女和葛杨三人展。

   12 月由中国文化和旅游部主管的中国国际书画艺术研究会批准成立“山水油画艺术研究院”,朱曜奎教授担任院长

   并于 2018 年 12 月 15 日在中国民族文化宫举办揭牌仪式。

2019 年 1 月份在北京政协礼堂开展朱曜奎、黄建南师生展。

   10 月中国国家博物馆举行“倾情山河·深耕时光——朱曜奎艺术展”。

2020 年 2 月参加法国大皇宫 ART CAPITAL 艺术展。



个人成就

记录时代的“艺术之子”

上世纪七十年代创作马、恩、列、斯四大伟人像

红遍全国 家喻户晓 现藏于国家博物馆


image.png

1976 年朱曜奎同阿老等艺术家共同创作红遍祖国大江南北的油画作品——马思列斯四大伟人标准像

image.png

作品《杨子荣烈士》选入中小学教材,影响几代人 现藏于东北烈士纪念馆


中国少数民族美术教育的奠基人

1955年,朱曜奎奉命筹办中央民族大学“艺术系”


image.png

        1955 年下半年,由中国民族事务委员会主任宗白调朱曜奎从人民卫生出版社到中央民族学院,开始创建“艺术系”(美术学院、音乐学院、舞蹈学院前身)。中央民族学院前身是 1941 年 9 月中国共产党在延安创办的民族学院,是中国少数民族教育的最高学府。中央民族学院艺术系的创办标志着新中国成立后少数民族美术教育的开端,朱曜奎作为艺术系的创办人员之一、元老级人员之一,成为当之无愧的少数民族美术教育奠基人。

中国工艺美术创新的推动者

1973年朱曜奎申请恢复中央工艺美院(现清华美术学院)并创建“特艺系”

image.png

        1966 年,朱曜奎先生调至轻工业部,他对工艺美术特别是特种工艺美术进行全国性的调查研究。因他有学院教学经历,上级给他的任务,是负责部署工艺美术学院及全国工艺美术学校(中专),同时筹建中国工艺美术学会。1973 年,徐运北部长、谢鑫鹤副部长等领导,决意让朱曜奎抓工艺美术教学工作,恢复已下放的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以及全国工艺美术学校,指任他起草相关报告。经过不懈的努力,中央批准恢复“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特别强调朱曜奎负责新建“特艺系”。 他积极请调袁运甫先生为系主任,调郑可、祝大年、张国藩、乔十光、李鸿印、王学东、吴保东、朱军山等先生组建“特艺系”。由此可见,朱曜奎先生对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恢复,以及中国工艺美术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中国民办艺术设计教育的开拓者

上世纪九十年代,朱曜奎创办中国第一所民办艺术设计院校


image.png

       1993 年 3 月,朱曜奎办理完退休手续后,婉言谢绝了中央工艺美院的返聘邀请,毅然开始了自费创建民办北京建设大学美术设计学院,并任院长。建设大学艺术学院首批招生两个设计专业,从 1993 年开始招生仅 71 名学生,到 2004 年朱曜奎离校时,11 年间,学校开设计算机美术设计、环境艺术设计、广告装潢设计、服装设计等四个专业,成功培养了 2000 多名学子。为我国民办教育,特别是艺术设计教育的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桃李天下的“大师之师”

        朱曜奎始终坚守默默无闻的“草木人生”奉献精神,秉承父志,将艺术追求和教育事业完美结合长达七十年,在艺术多个领域都有很深的造诣和开拓性创新。他将大多的时间都奉献给了社会和他的学生们,为国家培养了如:鲁晓波、陈逸飞、王怀庆、黄建南、张弘一、田卫平、克里木·纳斯尔丁、赵萌、李富一、孙嘉英等为代表的逾三千名社会所需优秀艺术人才。

        朱曜奎先生是杰出的美术教育家,“教授的教授,大师的大师”。

与张仃、吴冠中同为清华美院丰碑式的人物

        朱曜奎与艺术大师吴冠中、张仃同为“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老师,张仃为院长,朱曜奎为教研室主任。上世纪 70 年代“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恢复办学后 , 发起了以张仃、袁运甫、朱曜奎为代表的“大美术”运动 , 在全国掀起了壁画、漆画、雕塑、纤维艺术等公共艺术浪潮……朱曜奎先生作为坚定的践行者、开拓者 ( 之一 ) 做出了深远而重要的贡献 !

影响时代的“大美术家”,油画、漆画 、壁画、国画诸艺术的集大成者

朱曜奎先生在长达 70 余年的艺术生涯中,能自由融合油画、漆画、国画、壁画、雕塑,变而通之,得心应手。他还涉猎素描、陶艺、纤维艺术、插画、连环画、艺术设计、动漫、书法等领域,也颇有造诣,并且勤于钻研中外艺术遗产,探求艺术规律,勇于创新,并为传统工艺美术融入现代空间环境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他是新中国美术史中具有里程碑式意义的艺术大家。






代表作品

油画《毛主席与安源工人 》收藏于江西安源纪念馆。

油画《辽沈战役》 、《杨子荣英雄》收藏于东北烈士纪念馆。

漆画《版纳夕阳》收藏于中国革命博物馆(现中国国家博物馆)。

壁画《榕荫深处》、《渔歌》等在第六、七届全国美展展出。

其创作的二十多幅大型壁画分别在北京、哈尔滨、青岛、桂林、石家庄、南通等城市保存。

曾出版《素描与速写》 、《现代漆画技法》 、《羊的造型》 、《世界面具艺术》等出版物。

曾受聘审定北京市艺术设计专业教学大纲并审核国家考试考纲。

曾获得“北京市教育成果一等奖”、台北“拔萃艺术家奖”等荣誉。



拍卖纪录

开启拍卖「 新纪元 」最高成交价 4025 万元

image.png

        2019年12月23日,匡时2019秋拍,新中国美术巨匠朱曜奎先生名作《榕荫深处》经过40余轮竞拍,最终以4025万元成交,创下了朱曜奎作品拍卖新纪录,并成为2019年“前十名最贵的在世艺术家作品”。

image.png

image.png

连续三年胡润艺术排行榜晋升最快艺术家

全年成交 8589 万 跃升六位

《2020 胡润艺术榜》排行第 9 名

        2020 年 6 月 4 日,胡润研究院发布《2020 胡润中国艺术榜》(Hurun Most Successful ChineseLiving Artists 2020),榜单内容为前 100 位中国在世“国宝”艺术家按照 2019 年度公开拍卖市场作品总成交额的排名。朱曜奎从 2019 年排行榜的第 15 位跃身至第 9 位,是近三年上升最快的艺术家 , 实力不容小觑!有多位艺术品经纪人及业内知名人士指出,朱曜奎先生在艺术市场发展中,他的道路会如同他的启蒙老师刘海粟、徐悲鸿等人一样,成为艺术市场的硬通货。

image.png



机构收藏

1970 年著名油画《胜利会师》集体创作收藏于井冈山博物馆

1972 年,在江西省地区创作多幅历史题材油画作品收藏于博物馆

1976 年创作大型油画《长城》卫戍区总院收藏

1976 年与阿老等为国家绘制《马、恩、列、斯》领袖标准像,现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

1979 年参加首都机场壁画群创作,完成大型漆壁画《长城》并藏于首都机场宾馆

1980 年创作油画《辽沈战役》、《杨子荣烈士》藏于东北烈士纪念馆

1981 年漆画《版纳夕阳》收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

1981 年创作漆画《华夏之音》藏于燕京饭店

1981 年漆壁画《榕荫深处》于广西桂林榕城饭店

1982 年为海军司令部绘制一百幅内部军事挂图

1984 年壁画《天鹅竞翔》藏于哈尔滨天鹅饭店

1985 年创作大型漆壁画《郑和云海》收藏于郑和纪念馆

1988 年为石家庄火车站创作陶瓷壁画《北国风光》,江苏南通港完成壁画《渔歌》,入选七届全国美术大展 

1990 年漆画《瀑布》由北京艺术博物馆收藏

1994 年北京国际饭店收藏二十余幅作品,为湖北神农架地区创作大壁画《美丽的神农架》,并参加中韩漆画展并展出作品 

1996 年为广西大厦设计壁画一幅

2010 年,清华大学美术馆举办《朱曜奎从艺从教 60 年回顾展》并收藏油画《曙光》

2011年“爱与未来北京慈善之夜”将拍卖作品《大河之源》、《长江三峡》所得几十万捐出

2012年,参加苏州美术馆校友十人展,其中《高山流水》被美术馆收藏

2014 年,举办“山水颂”油画展,多幅油画作品被新加坡华人收藏;秋收时节》等作品被收藏

2014 年,受湖南省娄底市文体总局邀请参加文化博览会,部分作品被娄底美术馆收藏



名家评价

包豪斯办学理念的践行者——朱曜奎


       与曜奎是工艺美院的同事,平日里由于工作的关系,大家都是江苏人,加上二十多年友情,自然就不生分。曜奎是十分低调的人,一般人只知道,他是 1975 年从轻工部调任工艺美院的,很少人知道,从 1973年开始,他就两次参与主导起草上报中央批准恢复“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文件,为恢复工艺美院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很多教师、教授因此也得以恢复正常工作和生活。

       他到工艺美院后,与袁运甫一起主导筹建“特艺系”(后改为“装饰艺术系”),并任教研室主任,后与张仃院长一同发起了影响深远的“大美术运动”,迅速在全国内刮起了“壁画潮”。在这一阶段,他也创作了非常优秀、大体量的艺术作品,从油画、漆画、壁画以及公共艺术都有深度涉猎,非常了不起。记得文革后,为了恢复工艺美院,我与他一同带学生去了大西南调研和写生,大家都留下了不少手稿,那次经历非常难忘,几年后,他为革命博物馆创作的漆画《版纳夕阳》也就是这次西双版纳之行归纳的成果。从这些行动中,不难看出,他更像艺术家,而不仅仅是一个画家。如果了解他成长环境,就不难发现,他是在践行其父亲“实用美术”推动中国美学教育健康发展的理念,这点从他历次办学的经历,已经得到体现。

       也许,在体制内的院校,还是有很多障碍,无法实现他继承父辈“教育救国、强国”的理想,所以,到了 1993 年,他干脆自费创建北京建设大学艺术设计院,并出任院长,开始他新的办学育人的行动中来。他就像 1919 年世界上第一所完全为发展设计教育而建立的学校——包豪斯设计学院的校长格罗皮乌斯(WALTERGROPIUS)一样,将“艺术与技术高度统一”定为崇高理想,让艺术实用起来,融入生活,从而完成改造人们审美、提高生活品质的使命。由于办学理念得当,后来,几乎全工艺美院教师、教授都去过他的学院为学生们上课,我也是其中的一员,有时间也偶尔去做一个讲座什么的。当时,适逢改革开放后,在国内工业化加速进程中,急需各类的设计人才,这所学院,自然也成为后来民办大学的榜样;同时,由于办学理念超前,教学成果卓著,他也被社会誉为民办学院的拓荒先锋,这是非凡的成就。

       抛开艺术,单从曜奎三次主导办学这点,他的贡献无疑是巨大的,这真不是一般教授所能为,他的奉献办学精神值得嘉许和学习。

吴冠中 2001 年 北京

image.png


艺高学博 风范卓然


       32 年前有幸蒙受朱曜奎先生的教诲和培养,32年后的今天,又幸蒙先生垂爱,邀约为画展作序。念 32 年光阴造化,师生之情愈深愈浓,诚无法婉拒先生的美意,又恐学识水平所限,学生笔拙恕感难当为老师“作序”。值此朱曜奎先生大展之际,敬表学生对先生的崇敬、恭贺和由衷的感恩之心。

       “人生七十古来稀”,因如今世人普遍的长寿已无稀奇之说。然而,78 岁高龄的朱曜奎先生师出艺术世家,集画家、教师和教育家于一身,且行行俱佳、成就卓著,实可谓当今艺坛颇为少见的一位尊者。数十年如一日执着于艺术创作,诲人不倦于艺术教学,热情投身于艺术教育,深厚的家学、广博的学识和深谙艺术教育规律的把握和大量实践,成就了朱曜奎先生丰富多彩、波澜壮阔的艺术生涯,造就了他风格独具的绘画艺术,治学严谨的教学体系和卓有建树的艺术教育成就。

        作为画家的朱曜奎先生,自幼深受其父朱士杰先生(我国早期美术教育家,中国第一代油画家)的嫡传,青年时期求学苏州美术专科学校,师从颜文樑、刘海粟等艺术大家学习油画,绘画根基极为扎实。日后随其艺术实践领域不断拓展,创作了油画、漆画、国画、壁画等大量的作品。油画细腻精微的丰富层次,漆画自然流变的神奇造化,国画的东方之美、壁画结构宏大的视觉张力,朱先生将其融会贯通,兼容并蓄,中得心源,形成设色雄沉瑰丽,构图饱满大气,绘景描物兼工带写,放笔直取又生动入微的绘画艺术样式和富有形式美感的艺术风格,确立了其作为中国第二代艺术家的地位。

       作为教师的朱曜奎先生,博学艺精,治学有方,积极倡导并践行“大美术”的艺术教学理念,重视中国传统艺术、民间艺术和现代艺术的多元交合和应用于教学之中。朱先生强调基础训练,注重生活体验,实践与理论并重,教学与育人相长,在其所任教的多个艺术院校培养了大批艺术人才。多年后曾师承朱曜奎先生教学惠泽的学生,依然清晰铭记朱先生当年的教学内容和为师风范。并在各自不同的教学实践中,又将先生所教所传不断发扬光大,惠及于一批批新的学生。

       作为艺术教育家的朱曜奎先生,从教近 60 年,曾三次成功筹建院系,留下浓墨重彩的显赫篇章。五十年代创建中央民族学院艺术系(现为中央民族大学美术学院、音乐学院、舞蹈学院);七十年代初,受轻工业部委托,起草文件向中央领导申请恢复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并筹建了特艺系(现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工艺美术系、绘画系、雕塑系),九十年代初自己出资创建北京建设大学美术设计学院,这几所院系、大学至今繁盛发展,多与朱曜奎先生当年的努力密不可分。朱先生勇于改革,大胆引进国内外先进的艺术教学模式和方法,积极建构新型的师生互动的教学关系,开创了多门新的教学课程,有力推动了新时期艺术教育专业教学的发展,为中国美术教育和艺术设计教育事业做出了卓越贡献。被国家教委聘为学历文凭考试、七门专业课大纲的撰写人及国家考试院艺术设计专业考纲审核人员,荣获“首都高校专业教学成果一等奖”,台北《拔萃艺术家奖》等,在人民大会堂受到高度表彰。

朱曜奎先生作为一个德高望重的艺术家,用心灵与热情拥抱时代的艺术教育家,为民族振兴、社会进步、经济发展、文化繁荣,做出了弥足珍贵的多方面突出贡献。然而淡泊名利、物我两忘、无私奉献的朱先生,又成为我们仰止取得斐然艺术成就的朱先生另一激荡人心的精神感召。在此,由衷恭祝朱曜奎先生——艺术生命之树常青,桃李芬芳遍传天下。

赵萌

image.png

追梦“大美术理想

       新中国成立后,1950 年中央美术学院建立,也开办了实用美术系,我担任实用美术系主任和教授,这对后来我参与筹备、并调任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有着很大的内在关联。从事美术创作几十年来,我由于的创作跨美术门类较多,常常被人冠以“大美术家”,其实,在我之前很多前辈已经在实用美术领域有着很大的成就,比如 20 世纪 30 年代的苏州美专朱士杰先生就开办了印刷设计、动画设计等实用美术专业,当时,都是非常超前的,后来成为很多美术院校的学科设置参考的样本,其弟子钱家骏先生在中国动画事业上的成就,足以说明其理念之先、影响之深远。我想,正是朱士杰先生对发展实用美术服务社会的超前意识,也一样影响了他的儿子——朱曜奎后来所从事的事业。

       要说,我与曜奎的缘分,是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恢复后开始的。正如大家熟知,文革期间,我和院系的老师们都被下放到各地劳动改造,随着四人帮的倒台,社会才得以慢慢恢复。我想,工艺美院的恢复和我得以复出工作,期间曜奎是起到重要的作用的,这些功劳,很少被人提起,我作为受益者和曾经院校的领导者,甚感有愧。文革后期,曜奎受轻工业部主管领导的指派,以专员的身份两次向中央领导提请恢复工艺美院,后来,由于工作的需要,被委派到学院里任职,并和院系各老师代表到全国各地调研,为后来恢复工艺美院打下坚实的基础。

       工艺美院的老师,都是美术多面手人才,曜奎也不例外,甚至对现代美术教学、创作与应用,有着自己的独到的见解和践行。他传承了其父亲办学、教学的遗志,同时对待艺术创作也是一丝不苟,非常忠诚于自己的理想,艺术形式多样,在油画、漆画、雕塑、壁画、插图、设计等领域有着巨大的成果,充分展现了他的艺术创作才华。在这近二十多年中,我最难忘,我们曾经一道参与首都国际机场壁画创作,并由此引起风靡全国的“壁画”风潮,他的作品也因此遍布重要的城市,为美化城市贡献了力量。曜奎非常勤奋刻苦,在完成教职工作的同时,对中国漆画有很高的研究,他创建泼彩漆画法,受到美术界关注;他是学西洋画出身的,油画也非常有特点,具有中国的写意笔墨精神,形式也美,充分体现了他全面的艺术能力;曜奎对动画也有研究,后来,他又主导首批中央电视台动画师培养工作,并编写了教材。

       曜奎有着强烈的家国情怀,有着远大的理想,他从来不计个人得失,品格高尚正派。更让人佩服的是,从工艺美院退休后,他老骥伏枥,通过售卖其父亲和他的作品自筹费用,创立了一所具有国际先进理念和设备的学院——北京建设大学艺术设计院。他亲任院长,把其父亲“教育救国、强国”和“实用美术”理念用实际的行动践行到底,期间,他多次邀请我去出席重要活动,我也从中感到他对推动“大美术”教育事业巨大的热情,我为他高兴。回想他这些年的巨大的付出和贡献,我觉得他更像一直在追梦的“大美术教育家”。

张仃

image.png

融汇中西,一股正气

       小朱为人老实本分,作品确是非常有灵气和正气,是学院里少壮派。他学油画出身的,对色彩非常敏锐、造型能力突出。所以,不管他在艺术设计、壁画、漆画、雕塑、纤维艺术等领域,也是得心应手,捻手就来,所以他的作品涉猎的题材也很广泛,手法也多样。他所创作的油画有别于西方的绘画形式,是中国意象的油画,不是对现实景物简单的临绘,他总能将美好的景物,通过自己认知去重新创作出的艺术景象。

       我以为,对西方的现代绘画,我既不同意照搬,也不同意一笔抹煞,一个画家要有中西融会贯通的能力,不论用什么工具和风格表现,我们不妨尽量接受外来的影响,凭它们在我们的神经上起一种融合作用,再滤过我们的个性来著作、来创作,小朱这方面能力就非常突出,他不受什么派别的成见的束缚,他的作品能找到自我,这点对画家来说太重要了。

       对于艺术学习和创作,实际上我一直主张,不管是我国古今好的作品,我们都应该研究;世界各国好的作品我们也应该研究,但是不能呆板地模仿。画家更应该站在社会中观察社会,站在人生中观察人生、观察一切。画家应该认识社会、认识世界,使自我站在时代之上。这也是上世纪 30 年代,我们组建“决澜社”时,所常常讨论的话题;20世纪初,中国正处于中西文化相冲撞相交融的激荡年代,经历了“五四”新文化运动洗礼的中国画坛,也经受着中西相融、新旧交替的阵痛。几乎与“决澜社”创建的同期,小朱的父亲朱士杰先生和颜文樑在苏州沧浪亭发起的“赛画会”也是为推进中国现代艺术发展的声声“呐喊”,小朱从小就在这样的环境下熏陶成长。目前他的作品不论在壁画、漆画、雕塑、油画、设计都能找到中国传统绘画精髓的,这体现他立足于本民族的传统,不断吸收、融汇和创新,形成了自己的风格,这点对画家来说更重要了。我与其父亲都老去了,十分期待小朱坚持融会中西,在未来创作出更多优秀作品。

庞薰琹 1980 年 3 月于北京

image.png


倾情山河 深耕时光

       朱曜奎教授从不满二十岁就开始了他的从艺、从教的生涯,如今即便已是耄耋之年,依然对绘画、教育事业充满激情,可以看出他是多么热爱这份事业。他从民国走来,成长于社会动荡的更替期。他依据父亲“草木人生”的处世心态,面对过无数的苦难现实,造就他坚韧、务实、朴素的品质。他这些特质,也深深的影响着他艺术创作和教育主张。敦厚的家风和为民族自强、国家强大而奉献自己的家国情怀,使他如同他的恩师们——并称“沧浪三杰”的颜文樑、胡粹中、朱士杰一样,通过一辈子所倡导和践行的“大美术”和“大设计”的理论,以家国情怀和先进的教育体系以及学养默默的改造着、鼓舞着影响着这个变革的时代。我认为,这就是他们这代教育家和艺术家的伟大社会担当和奉献精神。

       朱教授常说“美术教育和艺术创作是他一辈子的事业”,他在办学、教学的同时,创作了数千件体量的壁画、装饰画、漆画、油画、雕塑、设计作品等,门类跨度非常大。他的代表作壁画《小鸟天堂》《郑和下西洋》、油画《毛主席与安源工人》《杨子荣》等,都成为时代的印记。

       朱教授山水油画创作,我认为其内核传承着几千年来中国文人水墨画的精神图式。崇尚自然是魏晋风度的重要体现,魏晋南北朝时期,中国社会“仕隐分工”,形成了隐士阶层。他们主张回归自然深入山水,通过自然山水以“澄怀观道”,追求“天人无际”“天人合一”的人生境界。朱教授所创作山水油画,实际上,出自他内心对大自然山水景观的热爱和敬畏,并通过画作对时代的种种现象作出自己的思考和判断。这和他的学术主张是一致的:“艺术一定要因思想精神性而存在,同时要发现问题为创造更美好的社会而创作。”现如今,人类无节制的造物与毁物,对大自然的破坏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如果我们再不去反思,不用美学感化广大民众,势必自食其恶果。当然,我们处在高速变革发展的后工业时代,很难再回到纯粹意义上的山水澄明、空气自然清朗的环境下生活。但他想通过山水画作,唤醒些许的魏晋风度,让人们重新热爱自然、珍爱环境、爱护自己家园。

       朱教授的每一幅山水油画作品在内容和形式上大有不同,但都是由心而来、自然感怀、随景而生。他用油画这个载体,将中国文人画的写意精神和西方写实的精神有机融合。他创作的思想就是依据是“儒释道”诸学的自然观,如老子“道法自然”观,将创生万物的自然之道引向人生,通往自由的审美境界,他主张的是自然之乐,与自然界的万物同乐共处,寓义是:一方面表现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理想,另一方面隐含着对自由的无限向往。可以说,先贤这些思想,使朱教授的创作远离了时代的“精神雾霾”,创作了无数的,且与众不同山水油画作品;他清楚的知道:只有回归自然,回到精神性,才能漫步在永恒时光里,也只有这样,一切才会变得更美好。这就是,我所能理解到的,他的山水油画作品的精神和社会意义。

鲁晓波

image.png


沧浪后生朱曜奎

       作为曜奎的老师,我是从小看着他长大,成长的。他父亲朱士杰是我共甘苦的兄弟。1922 年,我们与胡粹中一起创立了苏州美专。曜奎出生的那年,也即 1932 年,我们有了全国最好的希腊式新教学大楼,被称为“罗马大厦”。后来,曜奎也是在此求学。曜奎从小就展示了

他绘画潜质,他这些年来,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每次他来看我的时候,有时会帮我整理整理我的作品,有时候也会带来他的新作,让我看看,点评点评。

        曜奎受我们一些影响,尤喜欢画风景油画,对于这类题材作品,我一直强调:一幅好风景画作品,最重要的是要有感情,风景画有了感情,欣赏风景画的人在看画时就会产生感情,作者的情感与观者就产生共鸣。能做到这点,是非常优秀的画家了。在曜奎的作品中,让我看到他这方面的把控能力,我对他一幅《林海雪原》印象颇深,静观其画面,使如人置于冰凉而又充满朝气早春的林海雪原里,伴随冰雪的消融,轻快的唧唧喳喳脚步声迎朝阳而远去,恍惚的暖阳流淌在树木和雪地上,让情景自然且丰满,色彩透视精准,所描绘的景物栩栩如生,画面富有感染力,让人感受到春天般的希望。

       类似这样的雪景,我也画过一些,更喜欢画月色下的雪景,调子略平实谦和。而曜奎他这幅画,色彩和光的处理,光辉灿烂,让我看到了一个年轻画家的拥抱美好的信念,更甚为可喜的是,曜奎他并非亦步亦趋的追随西洋画的技术,他融汇了中国写意精神,并表现得认真且老到专一。

颜文樑

image.png



大美术家朱曜奎

       朱教授的画,画得相当好,他的画有颜文樑先生风格。颜文樑先生在中国油画界、中国油画史的地位是很特殊的。他毕竟是杰出的教育家,而且他的画非常有特点,他与徐悲鸿、刘海粟、林风眠的画都不一样,他的画富有诗意、很有情感,他的油画综合艺术表现力很好。

       朱曜奎的油画作品,不仅要看他早期作品,也要看他五六十年代的作品,有着很质朴的风格,后来的画非常大胆,有气势。我觉得他早期五六十年代画的画也很好。在工艺美院,他的接触面很广,有漆画,还有其他门类的艺术,做了其它门类的艺术探索,艺术家需要全面的修养,各门类艺术它们技法、技艺是不同,但原理是相通的。

       朱曜奎的画,很注意形式语言,很注重技艺,这技艺里面产生形式美感,这是很值得我们关注。这不单是清华美院,还有别的院校的艺术家,都要受到启发,除了作好自己艺术,还应关注其它艺术门类。朱曜奎教书育人的同时,发展的“大美术”,做了这么多艺术作品,非常难得。他的漆画,特别泼彩漆画很有特点,非常好。他的油画很值得我们去关注,有着他自己独特的风格和追求。

邵大箴

image.png



凝神结想 一挥而就

        我们是好朋友,又是他的表哥,真的表哥。我的二姨就是他的母亲。但是真要写时,却又觉得很难下笔,原因,就在我们是近亲,说好、说坏都不易拿捏。于是只能就事论事谈点我们正在共同探讨的问题,或许倒能有所裨益。曜奎是个艺术领域中的多面手,已得到多方面专家的赞扬,我几乎不能赞一词。

       他最近又画了不少油画山水,我非常喜欢,认为是个极勇敢的尝试。油画的风景写生是我们常见的,而以“山水”的眼光来画,却完全是新境界了。他所画的“静穆的湖”,他的“秋阳”他的长幅大画“北国风光”,都是令人耳目一新的杰作。他把油画的“写实”和中国画的“写意”完全结合起来,这是很少有人做到的。最近读到了一本研究法国莫奈晚年画荷塘的全景画,很有点重视用笔的意思,有点“写意”的尝试了。但是还有点拘于局部。这让我想起鲁迅先生一段精彩的谈论,大意如下:当钱玄同先生先生让他谈谈写“阿 Q 正传”的经验时,鲁迅先生说欧洲人都要用一具体的模特儿,再生发开去;而我们中国人却是山东一耳朵,山西一嘴巴,完全是综合起来的。我们中国人的方法,是“静观默察,烂熟于心,凝神结想,一挥而就”鲁迅先生总结了这十六个字是指小说家言,但从绘画艺术来说也十分切合。我想这也就是曜奎能取得突破的要领吧。

钱绍武

image.png



国画链接 油画链接 漆画链接



产品咨询
客户服务

回到顶部